記憶の天秤にかけた、ひとつの傷が釣り合うには、百の愛を要する。けれど心は海岸の石のように、波に揉まれたくさんの傷を 得ることで、愛は形成されていく。せつない人よ、 叶わぬ願いよ、なぜこの胸から愛は生まれて行く?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躺在床上看小说,然后越来越困不知不觉就打了个盹,突然一瞬的恍然,想起了夏夜的自己的房间,突然就有强烈的乡愁侵袭全身,强烈到想马上大哭。

我的乡愁充满抽象的意识流的意象,夏夜,被风卷起的初三教室窗帘,遮住炎热的阴凉教室,飘进教室的白色花瓣,躺在自己小床在深夜无意识地感受空调的运转,父母沉睡的声音,窗外深色的夜幕,莫名的安心和依恋感......特别是听着white feathers是写下这些文字,几乎立刻眼睛就湿润起来。

一直以来丰富强烈的情感其实带来了很多的负能量,对哲学的兴趣对世界的怀疑主义态度对后现代主义本能的热衷都充分暴露了阴暗的本性,我喜欢道家,喜欢老庄,喜欢浮游于...

意外地发现diru的歌真的很棒!无论是diru还是laruku,其实很多年前就知道了,结果时隔数年竟然才真真遇见并喜欢上,这也是一种迟来的缘分吧,虽然这种迟来带来的除了快乐和欣赏之外更多是一种对迟暮的悲伤和畏惧。

记得中学沉迷动漫的时候,几乎期期不落地买动新,当时我们那个小地方根本买不到,然后我就通过各种途径,租书店,邮局汇款,总之至少算是买齐了两年份的杂志。很多少年时代的音乐就是动新作为入门的,那时候钢炼正火,彩虹唱了钢炼op,但我并没有太多感觉,也没有关注,然后有一期动新,现在想来应该是2005年的一期,开始就有彩虹的叙情诗,完完整整听了觉得很好听,但作为路人对hyde的声线还有点欣赏不...

自说自话

初高中时代接触的事物或者说文化似乎都会如影随形地影响此后的人生,那种感觉和氛围已经刻在记忆中,即使时间久了变成漂浮的颗粒,还可能因为某个契机突然聚集起来。那时候的我,沉浸在由贵香织里的戒音,该隐,少年残像等和clamp构筑的阴郁,残酷,颓废的哥特式华丽的世界。也许中二就是一辈子的事,现实浮沉也无可救药地一次又一次沦陷。【いくら暖かくても、結局、どうしようもなく闇に誘われます】--这种话,无数次自我嫌弃,还是在种种情境下浮现。外人可能会觉得幼稚、傻得可笑,而自己也懂,但是束手无策,那种吸引力如丝线操纵我的思想,以致欲罢不能。


听laruku,我觉得我懂,至少懂一些,因为我的世界...

© 浮游 | Powered by LOFTER